沉寂三年重返大银幕徐峥带上假发套成《幕后玩家》金融操盘手

编辑: 发布时间:2018-04-28 浏览:次

  徐峥上一回“戴发”出镜,还是五年前的《无人区》。即将于4月28日上映的悬疑片《幕后玩家》中,他再次戴上假发套,出演一名金融操盘手。部分已经提前观影的观众表示,在大银幕上看到有头发的徐峥有些不适应:“好像没有光头帅。”

  “我的个人特质太强了,这个角色还是个正常人吧,所以想戴上头发冒充一下精英。拍完之后觉得,其实找吴秀波、王凯这种比较帅的、精英范儿的演也挺好。”《幕后玩家》苏州路演的间隙,徐峥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调侃道。

  从目前的宣传资料看,徐峥饰演的“股神”钟小年比《无人区》时的律师潘肖胖了一圈,也沧桑不少,人物设定倒还有几分相像,同样一度人前风光,某天突然深陷泥潭,镜头里的他,连头发丝都透露着焦躁和狼狈。

  这些年,凭借自编自导自演“囧”系列,徐峥由喜剧演员迈入“双十亿”导演行列——两部导演作品均突破十亿票房,《泰囧》在2013年初创下票房纪录,成为中国影史上首部票房过十亿的华语电影,2015年上映《港囧》的内地总票房超过16亿元。徐峥的名字和“爆款”画上等号,成为演员转型导演的范本。

  《港囧》之后,除了在《大唐玄奘》里露了回脸,徐峥在大银幕上消失了近三年。2018年成了徐峥的井喷之年,除了即将上映的《幕后玩家》,他担当监制并客串的《超时空同居》5月上映,与宁浩联手监制并担当主演的《我不是药神》7月上映,此外还在贾樟柯的《江湖儿女》中客串了一回,该片入围了第71届戛纳主竞赛单元。

  然而,观众期待的“囧”系列一直保持神秘,去年年末,徐峥工作室及其经纪公司曾发微博澄清《印囧》项目相关不实信息。徐峥告诉第一财经,“囧”系列一直处在剧本打磨阶段,今年可能会进入拍摄环节。

  《幕后玩家》的主创,从导演到摄影、美术几乎全都是新人。重返大银幕的首秀,选择与新人班底合作,吸引徐峥的是故事本身。

  拿到剧本后,他一口气读了下来:“我烂剧本也是看了太多,这个剧本完成度其实还不错。”另一个原因是,他可以找回做演员的状态:“《港囧》完了之后,我基本上就没有怎么演戏,这个剧本把我的戏瘾给勾起来了。”

  在喜剧之外,犯罪悬疑类型一直是徐峥的心头好。“我很喜欢大卫·芬奇的《心理游戏》。我也很喜欢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,看着像化学问题,其实是物理问题。”

  《幕后玩家》并不是徐峥第一次试水悬疑片,2014年,徐峥主演的《催眠大师》,在前期不被看好的情况下拿到2.7亿元票房,被认为是国产悬疑类型中的惊喜,导演陈正道因此得到更多业界支持,继续他的“大师”系列。往前追溯,1999年,《罗曼蒂克消亡史》导演程耳的毕业作品《犯罪分子》也由徐峥主演,这部30分钟的短片被称为“北京电影学院史上最牛学生作品”,当年不到30岁的徐峥由此证明了自己的演技,当时他还没有参演成名作《春光灿烂猪八戒》。

  《幕后玩家》的英文名叫做《AorB》,整个故事围绕选择展开,徐峥饰演的钟小年遭到幕后黑手的控制,要求他每天完成一道选择题,每一次选择都意味着商业黑幕的曝光和个人隐私的泄露,要么是身败名裂,要么是生死威胁。

  电影前半部分几乎是徐峥的独角戏,他说自己很享受被角色折磨的快感,这让他找回做一个演员的状态:“现在回过头来想,还是这个角色打动了我,我要完物的情感救赎和成长,现实中很多人都和钟小年一样,在人生道路上一竿子打着不回头,只知道往前赶,最后不把炸弹背到身边,真不知道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么。”

  犯罪悬疑片在国外是已经非常成熟的类型,在国内的市场仍然小众。横向比较徐峥出演的电影,悬疑类型收获的票房远不及都市喜剧。再加上中成本、全新班底,五一档预售情况不及刘若英执导的《后来的我们》。

  “我们做过很多的测试,发现从《催眠大师》到《记忆大师》有体量的瓶颈,好像完全是同一拨人看。它的目标受众其实是更成熟一点的观众,但是这批观众看电影的几率比较少。”

  徐峥说,如果一开始就奔着爆款去,就不会拍这样的电影,他们要做的是在体量可控的范畴内,在电影工业层面尽可能精致一些。比方说,演员可以找一些以表演体系为主打的演员,比如中生代的王砚辉、于和伟,新生代的王丽坤、段博文,他们虽然不能带动多少“流量”,但更贴合角色本身。

  从目前流出的观影评价来看,稍微有经验一点的观众,能够在电影中途猜出真正的“幕后玩家”,影片在悬疑部分的设定并无太多新意。在徐峥看来,悬念只是《幕后玩家》的外壳,是情感选择让主人公认识,到底什么才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。“现在的观众太有经验,如果剧本不是天才级别,很难骗过观众,但是从《幕后玩家》的主题来看,我觉得最重要的核心是男女主人公的情感线索,导演创作的内在驱动力是家庭,是找回一个人的初心,是一个人不要被所吞噬。”

  但在影片情感与叙事的结合方面,徐峥觉得电影还有可以提升的地方:“它的优点和缺点其实都蛮明显的,它涉及了一些金融问题,有现实主义的关联性,情感方面是比较重要的一笔,但现在关于情感的部分还停留在语言的层面上,我相信导演下次如果再写类似的故事,会把人物的情感关系、主人公如何解开心结做到核心事件里去。”

  《幕后玩家》路演首站的前晚,徐峥出席了第9届中国导演协会年度表彰盛典。在“导演的门槛”演说中,他自嘲是否拉低了导演的门槛:“连徐峥都可以做导演,我们为什么不能呢?”

  《泰囧》的班底近些年几乎全员出动,从导演、副导演、编剧、摄影师都开始了导演生涯,演员也集体导戏,前有王宝强的《大闹天竺》,黄渤导演首秀《一出好戏》也将在今年暑期公映。

  徐峥认为,摄影、美术、演员转型导演历来有之,但如今想要当导演的一批人中,有的是因为资本的推动,开一家公司,为了融资,有的人是为了梦想,但是“导演的门槛”归根结底是对电影艺术的认知、对好电影的共识以及对电影这门艺术的尊重。

  徐峥说:“你要急功近利的话,那么你很快就能把电影拍出来。前两年一直在讲增速放缓,我知道这是好事儿,这意味着认真的电影人开始工作了。”2015年,《港囧》收获了高票房,但口碑并不理想,在为电影举办的庆功宴上,徐峥复盘起影片在叙事上的与不足。比起票房数字的突破,他更想听到别人称赞:“你的电影很牛。”

  “‘囧’系列可能今年就会要再拍。”徐峥告诉第一财经,过去他一直在磨剧本,他想保留更多试错的可能性。“其实有很多不同的方向,可以做好多个故事,但是我们不想做得太快,想把这个故事进行梳理、调整,到最后选出真正最想做的那一个。”这几年,他们团队也开发出一些原创IP,体量可能会比囧系列规模更大,徐峥决定先“放一放”:“我们不着急去做,等一等,去年一边写剧本,一边就觉得索性多元化一点。”

  去年,他在贾樟柯的《江湖儿女》客串了两天:“那个经验很有意思,我和赵涛还有贾樟柯站在一个旧的火车站台里面,跟着《摩托日记》的摄影师埃里克,很有情怀,也很有故事感。”艺术电影的趣味和实验性也给他带来拍艺术电影的想法,徐峥觉得,多元化未尝不可。

  近年被定型为“中年危机男”的他,调侃电影节应该设立一个“中年危机”奖,好让新人奖和终身成就奖之间的中生代有个奔头。徐峥刚刚度过了他46岁的生日,七位导演给他发来生日祝福,包括宁浩在内,他们的首部院线电影几乎都与徐峥合作。比如《夜·店》的导演杨庆、《超时空同居》的导演苏伦。徐峥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,或多或少产生过正面影响,比方说介绍行业内的靠谱资源,从前辈的角度提供一些参考意见,或是以他个人的影响力带动更多关注。

  在演员和导演之外,徐峥的另一个身份是监制。在接触年轻导演的时候,他发现这些有才华的年轻人在拍戏的过程当中总是没有话语权,被资方的要求束缚了手脚。“我想,作为一个更能理解他的电影,可以帮助他们建立与资方沟通的桥梁,一方面告诉年轻导演,在哪些方面可以有一定的让步和妥协,但另一方面也会让制片方和投资人知道,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希望你最后能够成全,不要挑三拣四,很多意见又不专业。”

  渐渐地,这些新导演浮出水面。从FIRST青年电影展走出来的导演文牧野,首部独立执导的长片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前不久宣布定档,徐峥在片中饰演一名仿制药代理商。这部被称为中国版《达拉斯买家俱乐部》的影片已经在圈内引发不小的声浪。人们乐于看见,有想法的年轻人和欣赏他的前辈走到一起,探索中国电影的新类型。

  在徐峥看来,社会英雄类题材、人物传记类的电影是目前中国电影市场稀缺的类型。“人物传记类型是非常重要的类型,它是平衡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之间的桥梁,奥斯卡很多得奖的电影都属于这个类型。它按照商业片的角度走,但是也有它的社会价值和现实意义,并且以人物的成长来打动观众。”

  无论是《幕后玩家》还是《我不是药神》,主人公在电影里都将经历一次救赎与觉醒,徐峥喜欢诠释因人生重大抉择而脱胎换骨的角色。“我拍的很多戏,之所以会接那个角色,其实里面暗藏了做演员的私心。我希望我扮演的人物在开始和结尾有不一样的转变,他原本可能是有道德缺陷的人,但是在故事结束的时候,他做出了与以前不同的选择,任何选择都是很重要的。”

  谈到自己的人生选择,徐峥想过,如果一直演舞台剧,没有拍电影、电视剧会怎么样:“后来我发现殊途同归,绕了一圈之后最后会做的事情,其实是差不多的。”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Copyright © 上海资讯网_上海本地最好的资讯网站 版权所有